m空間 X 2018
彈甲一 、陳曉朋
2018. 01. 13 — 2018. 02. 10

│m空間 X 2018

2018年1月,大趨勢畫廊推出線上作品展售空間─m空間,以系列概念為主軸,首推藝術家彈甲一的《夢露系列》與藝術家陳曉朋的《台北系列》,兩系列中的部分作品,將同步於大趨勢畫廊推出實體作品展售,作品展售時間為2018年1月13日至2月10日。

 

《夢露系列》集合了彈甲一在2012年「光光‧瑪麗蓮夢露」個展、2012年「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」以及2013年「6分30秒的夢露」個展所發表作品作品總計共39組。

彈甲一以二十世紀最著名的性感女神,瑪麗蓮夢露(Marilyn Monroe, 1926-1962)作為創作符號,融合藝術家本身對於現實生活的體悟,演繹出一系列幽默中帶有悲劇性的作品 。

→更多《夢露系列》

 

《台北系列》是陳曉朋從2012年開始進行的創作計畫,於2016年完成,透過兩次展覽「指鹿圖II:我的台北」以及「指鹿圖III:我的台北‧續篇」進行完整作品發表,作品分為五個系列:我的大學、我的畫廊、我的路線、我的派對以及台北如實說,共23組作品。

→更多《台北系列》

 

 

│m空間 X 2018 作品展售明細(2018.01.13-02.10)

 

台北系列06
〈我的畫廊 I:都一樣嗎?(畫廊圖/畫畫廊)
My Galleries I - All the Same? (Map of Galleries / Depicting Galleries)
2016 / 55x100cm (10個版次+2AP) / 油墨、紙張

 

 

這件作品按照編年的方式,條列出歷年來陳曉朋在台北展出過的所有地點,做為《我的畫廊》系列作品的索引(index),用來指示這些符號,以及它們所指示的地點。這件作品是陳的履歷地圖,也是認識她的藝術地圖,藝術家描繪自己在台北曾經展出過的展場,目的不是顯示她的展覽履歷,而是以自己的經驗為說明,凸顯相似背景藝術家和展出單位之間的權力關係。陳的畫廊圖,其實就是藝術家透過描繪畫廊地圖的動作,藉由怎麼畫和如何畫的姿態,拿回對於畫廊的權力。

→進入m作品:台北系列06〈我的畫廊 I:都一樣嗎?(畫廊圖/畫畫廊)〉

 

 

台北系列21
〈我的派對 II:色色(色表與色環:調色盤與變色龍)
My Parties II - Color (Color Chart & Color Wheel - Palette & Chameleon)
2016 / 112x112cmx2pcs / 壓克力顏料、畫布

 

 

這組作品同樣以2016年大選的現況為靈感來源。陳曉朋研究參與這次選舉的十八個政黨的政黨標誌,選出它們的代表色,並將這些顏色一一描繪在畫布上,有如色票一般。藝術家認為台灣人民對於政治的想法和意見只會越來越多,所以多畫了一些格子,填上十八個政黨的代表色之後,以剩下的空白格子暗示未來還會有更多的政黨加入選戰。在另外一張畫布上,陳對照色表的形式,使用色環的結構,描繪出藍、綠、紅三個顏色,用來說明整體而言,在立委政黨票的選舉中,還是國民黨、民進黨,以及中國大陸三個政治勢力的影響力最大。

這組作品名稱次副標中的「調色盤與變色龍」,想法來自色表和色環最初的發明目的,主要做為一種科學的調色盤,方便藝術家進行各種色彩計畫。而在這組作品中,它們變成一種政治的調色盤,變色龍則是用來嘲諷台灣政治圈裡,那些沒有理念和理想的政客,總是依照個人利益,隨時隨地改變自己的政治立場。

→進入m作品:台北系列21〈我的派對 II:色色(色表與色環:調色盤與變色龍)〉

 

 

台北系列20
〈我的派對 I:形形(排列與組合:凹凸有致、三國鼎立、四均力敵)
My Parties I - Shape (Permutation & Combination - Two Parties, Three Kingdoms, Four Powers)
2016 / 112x112cmx3pcs / 壓克力顏料、畫布

 

 

陳曉朋企圖描述自己所觀察到的台灣政治現況,特別是2016年大選中所出現的各種現象。藝術家以三個主要環保標誌做為畫面基礎,搭配莫比烏斯環(Mobius band)無限循環的結構為畫面的構成基礎。這三個環保標誌暗示了台灣政治的三個現況:由藍色和綠色所描繪的凹凸造形,說明台灣兩大政黨的角力惡鬥狀態;以藍、綠、紅來描繪的三角形,說明在兩大政黨的勢力外,中國的政治勢力也有著同樣的影響力;而由藍、綠、橘、黃所描繪的四方形,說明了2016年的大選中,除了傳統的藍、綠兩大勢力,還有主張極統的橘色和新崛起的時代力量的黃色,兩個重要的「第三勢力」。

→進入m作品:台北系列20〈我的派對 I:形形(排列與組合:凹凸有致、三國鼎立、四均力敵)〉

 

 

台北系列05
〈我的大學V:我的時間(日曆與歲月)
My Universities V - My Time (Calender & Year)
2016 / 112x112x2pcs / 壓克力顏料、畫布

 

 

這組作品描述陳曉朋在教學工作中所感受到的時間經驗。藝術家使用時間的地圖概念,以月曆的時間格式(七天一排)和自己一週的課表為畫面主要結構,用深藍色標示出有課的日子,淺藍色標示沒課但會在學校的日子,週末則以各種明亮的色彩來描繪。在這組畫作中,顏色很明顯地做為一種心理的色彩使用,深藍色帶有藍色星期一的味道,週末的日子則是「五顏六色」,非常愉快。畫面上一格格連續排列的扁平色塊,一方面,述說著陳的生活模式有如機械般地重複進行,有一種類似打卡動作的意味;另一方面,同一規格尺寸排列的色票,營造出流動循環的視覺效果,也帶出時間流逝的幻覺意象。

→進入m作品:台北系列05〈我的大學V:我的時間(日曆與歲月)〉

 

 

台北系列15
〈我的路線I:生存的方法(活動:廣義)〉
My Ways I - Method of Survival (Activity - The Broad Sense)
2016 / 112x112cmx2pcs / 壓克力顏料、畫布

 

 

陳曉朋平常搭乘捷運在台北市旅行,藝術家所能抵達的地方,其實就是捷運線能到達的地方。捷運卡是陳隨身攜帶的卡片,它像是一把鑰匙,帶她通往台北四處。陳描繪了一張放大的捷運卡標誌,它的外形拓展到畫布邊框外面,看起來就像一朵花瓣四射散開的花朵;陳另外搭配一張描繪台北市土地面積的畫作,用來說明對她而言,這兩者幾乎劃上等號。而那是在台北土地的滋養下,陳的藝術花朵才得以長大綻放。

→進入m作品:台北系列15〈我的路線I:生存的方法(活動:廣義)〉

 

 

夢露系列29
〈夢露去紐約〉
Marilyn Monroe Goes to New York
2013 / 80x100cm / 油彩、畫布

 

 

在〈夢露去紐約〉中,夢露坐著車前往她熟悉的紐約,灰暗的色調反映著夢露的心境,這熟悉的景色卻又那麼漠然而冷漠,她靜靜地抽著菸,望著窗外想著,她沉默了……

→進入m作品:夢露系列29〈夢露去紐約〉

 

 

夢露系列27
〈夢露與戰車〉
Marilyn Monroe & Tank
2011-2012 / 130x162cm / 油彩、畫布

 

 

在〈夢露與戰車〉中,夢露躺在傾斜的地面,圓圓胖胖的戰車毫不留情地從夢露的身上輾過,戰車砲口冒著黑煙表示才剛剛開砲,車身旁漫畫式的符號,同樣也出現在夢露的腳尖上,幽默地表示出晃動感。

→進入m作品:夢露系列27〈夢露與戰車〉

 

 

夢露系列24
〈果凍與夢露〉
Marilyn Monroe with the Jelly
2012 / 162x130cm / 油彩、畫布

 

 

在〈果凍與夢露〉中,夢露只將半邊臉露出果凍外,一邊抽菸,一邊享受著果凍柔軟的晃動感。彈甲一以簡歛的筆調完成此件作品,簡單流暢的筆觸中帶有些許稚拙之氣,讓畫面饒富趣味。

→進入m作品:夢露系列24〈果凍與夢露〉

 

 

夢露系列28
Happy Birthday to you
2013 / 100x80cm / 油彩、畫布

 

 

在〈Happy birthday to you〉中,夢露側身握槍,背對著觀者往台下開槍,好像告訴觀者「我正在玩仙女棒」。開槍那瞬間,畫面凝結,台上的麥克風傾倒在半空中,槍口的光像節慶晚會的煙花般在黑暗中閃亮,伴隨著夢露的面容及可愛的身形,這彷彿是一場遊戲。

→進入m作品:夢露系列28〈Happy Birthday to you〉

 

 

夢露系列31
〈出發(00:02 00:03 01:04)
Departure (00:02 00:03 01:04)
2013 / 80x100cmx3pcs / 油彩、畫布

 

 

出發時,夢露的車子是從左至右開,結尾時,車子是從右返回左邊,是啟程到歸途的一個概念。(00:02)是夢露開著車前往,車燈是開著的,意思是天還未全亮,後面經過稀疏的林子暗示著此地為荒蕪一人的郊區。(00:02)到(01:04),畫面中只出現夢露和車,連續性拉近鏡頭,代表「出發」的過程。

→進入m作品:夢露系列31〈出發(00:02 00:03 01:04)〉

 

 

夢露系列11
〈瑪麗蓮夢露參加1936年西班牙內戰〉
Marilyn Monroe Joined the Spanish Civil War in 1936
2011 / 130x162cm / 油彩、畫布

 

 

彈甲一參考了匈牙利裔美國籍戰地記者羅伯特‧卡帕(Robert Capa, 1913-1954)的著名照片〈倒下的士兵〉(The Falling Solider),這張照片過去被認為是在西班牙內戰時期所拍攝,照片捕捉到一名士兵中彈倒地前的瞬間。

在〈瑪麗蓮夢露參加1936年西班牙內戰〉中,夢露莫名奇妙地參加了西班牙內戰,她的表情猶如伯尼尼(Gian Lorenzo Bernini, 1598-1680)所雕刻的〈聖女特瑞莎的狂喜〉(The Ecstasy of Saint Teresa),她有點曖昧的表情並非如「倒下的士兵」一樣痛苦,取而代之的是深沉迷惘的激情與喜悅。士兵身上的裝備束帶在夢露的身上竟也成了性感迷人的飾物,從痛苦到喜悅從冷酷到性感,一切顯得無奈而荒謬,而夢露微躺後仰的身影變成美麗而性感的瞬間。

→進入m作品:夢露系列11〈瑪麗蓮夢露參加1936年西班牙內戰〉

 

 

夢露系列10
〈巨人瑪麗蓮夢露〉
Giant Marilyn Monroe
2011 / 130x162cm / 油彩、畫布

 

 

在〈巨人瑪麗蓮夢露〉中,出現像是美國西部51號公路的風景,龐蒂克(Pontiac)的車馳騁在一片荒蕪的公路上,這時,夢露從幕後站起來,我們恍然大悟,眼前的這一片真實,被夢露突如其來的現身打亂,到底什麼才是真實?

畫面中,車子經過的路旁有直沖天際的狼煙,定眼一看,這沖天的狼煙以及比車子還大的物體,只是巨人夢露在無聊觀察我們的時候,順手放置的煙灰缸。

原來我們信以為真的世界只是「楚門的世界」的翻版,而夢露就是那窺視的神,人的渺小不言可喻。

→進入m作品:夢露系列10〈巨人瑪麗蓮夢露〉